现代资讯现代实验室装备网
全国服务热线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施一公又火了!所创公司IPO在即 还有基金大佬重仓加盟!

   日期:2019-10-18     浏览:781    
核心提示: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创始的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施一公博士为全球著名结构生物学家,这位前美国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创始的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施一公博士为全球著名结构生物学家,这位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突然辞职回国,这一举动当时震惊了所有美国人,因此在中美都备受关注。

  1998年1月至2008年12月,施博士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多个职位,包括助理、副教授及教授。自2007年11月起,施博士在清华大学担任多个职位,包括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副校长及大学教授。2016年,施博士创立西湖大学,并自2018年4月起出任首任校长。

医药公司诺诚健华赴港IPO

  港交所官网信息显示,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医药今日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担任联席保荐人。

  公开资料显示,诺诚健华成立于2013年,于2015年11月3日在开曼群岛注册,2016年在中国开始研发,最近一轮估值为8.8亿美元。公司拟将此次上市集资用于核心候选产品和其他临床及IND阶段候选药物的研发和商业化。

  诺诚健华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开发及商业化同类最佳或首创的用于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分子靶向药物,并使其在全球商业化。公司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发现并研发了九种候选药物,包括一种处于注册性试验的候选药物、两种处于I/II期临床试验的候选药物及六种处于IND准备阶段的候选药物。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18年,全球肿瘤药物市场规模达到1281亿美元,而自身免疫药物的全球市场规模则达到1137亿美元。诺诚健华的管线中有三种处于临床阶段并涵盖了主要癌症适应症且具有潜力成为同类最佳及╱或首创的肿瘤候选药物,包括奥布替尼(预期将于2019年底向中国药监局提交新药申请)、ICP-192及ICP-105。

  研发方面,诺诚健华的药物发现团队由约100名雇员组成,临床开发团队由约50名雇员组成。公司已在北京和南京战略性地设立了研发中心,目前正在广州建造一个占地50000平方米的生产设施用于商业化大规模生产,年产能为十亿粒药片,预期将于2020年第四季度完工并投入使用。

  此外,诺诚健华在上海设有项目管理中心,在美国新泽西和波士顿设有分支机构开展商务合作与临床试验管理。

施一公为公司联合创始人

 

  这家公司的一大看点在于,其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和崔霁松博士联合创立。

  诺诚健华的内部研发能力由全球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博士(诺诚健华联合创始人兼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及癌症基因组学专家张泽民博士(诺诚健华科学顾问)提供支持。

  公司已分别与施一公博士及张泽民博士订立独家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各有关协议,施一公博士及张泽民博士对该公司的研发活动提供若干协助和指导,合作费用视乎具体项目而单独确定。合作产生的知识产权将分配予负责开发该知识产权的一方,而共同或利用公司提供的关键资源所开发的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将通过双方协定或依法确定。两份协议订有专有条文限制施一公博士及张泽民博士与任何第三方订立类似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诺诚健华的产品尚未获准进行商业销售,公司尚未从产品销售产生任何收益。

  自成立以来的各年度内持续产生经营亏损,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经营亏损分别为人民币3.417亿元、人民币5.540亿元,且截至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经营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794亿元及人民币3.219亿元。

  而且诺诚健华预期,在至少未来几年经营开支会增加,因为需要进一步进行临床前研究、继续进行在研药物的临床开发、就候选药物寻求监管批准及制造在研药物、推出管线产品以及增聘必要人员以经营的业务。

施一公有多牛?

 

  “我的时间是以秒计算的。”施一公曾这样对新华社记者说。

  11年前,作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生物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施一公拒绝了10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资助,回到中国。回到清华后,施一公组建生命科学研究团队,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在实验室。

  2017年,施一公摘取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获得100万美元奖金,表彰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

  据中新网报道,2015年,施一公率领团队解析了超高分辨率的剪接体三维结构,被业界称为近30年来中国在基础生命科学领域对世界科学做出的最大贡献。因在生命科学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

  剪接体,是人类细胞中必不可少的“分子机器”之一,但人类对其工作机理的了解,一直缺乏结构生物学的证据。

  北京时间2015年8月21日,施一公教授带领的研究组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连续在线发表两篇研究“剪接体”的论文,并首次报道了分辨率高达3.6埃的“剪接体”分子结构。这项成果不仅标志着人类对生命过程和本质的理解又向前迈进了关键一步,也标志着困扰国际生命科学界二十几年的分子生物学“中心法则”中的一个关键步骤、一直以来充满神秘感的剪接体的三维结构终被揭示。

  在施一公之前,发国际顶级期刊CNS(Cell,Nature和Science)对于中国学者来说非常困难。而施一公发CNS易如反掌,不仅一年能发很多篇,2016年8月26日更是有两篇姊妹论文在Science上同时发表。此外,他还能在这些期刊上发一个主题(剪接体)的连载。

  据报道,此次诺诚健华的上市申请书并未披露公司上市融资金额,而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为8.8亿美元,约合61.6亿元人民币。据此计算,施一公夫妇持有的15.34%股份价值近10亿元。上市后,此部分股权价值有望进一步提升。

三股东为基金大佬林利军

有望借此IPO一战成名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三股东林利军为基金业大佬,曾创立汇添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10年之久,随后创立了正心谷创新资本公司,并担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林利军,拥有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历,2004年开始创立汇添富基金之前,曾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国证监会工作,并在1998年参与了中国第一只公募基金发行。

  汇添富基金公司2005年正式成立,在林利军连续担任汇添富基金总经理的10年间,汇添富基金公司发展迅速,成为国内一流和上海资产规模领先的公募基金公司。

  2015年辞职后,林利军创立了正心谷创新资本公司,并在私募基金领域大专拳脚,刚开始以股权基金为主,随后也涉及到一批证券私募产品。

  林利军成这样回顾投资诺诚健华的过程。

  诺诚健华成立于2013年底,由原来保诺(BioDuro)的总经理兼首席科学官崔霁松博士领衔的管理团队加上明星科学家施一公博士作为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强大顾问团的强强联手,公司的BTK项目在国内开发处于领先地位。最近的1.6亿美金融资额也让我们怀疑这场资本的“寒冬”是否真的存在。

  林利军曾说,“诺诚健华这个团队很厉害,执行力非常强,大家凝聚在一起,就是大家互相认识、互相了解,重新建一个团队非常难。BioDuro原来的研发能力非常强,他们出来之后又重新在一起做诺诚健华。另外,他们的研发能力超级好,pipeline研发能力非常好。”

  林利军说:“我当时看他们BTK的数据,BTK是一个非常干净的药,结合BTK的精确程度很高,当你去和JNJ Imbruvica比,发现它的副作用会非常小,不会引起别的问题。这个团队做药的能力非常强,对化学和生物学的理解非常深,他们这种能力是平台型的,他们做的每一个产品都是这样的,他们现在做的FGFR4也是同样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