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资讯现代实验室装备网
全国服务热线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一群与病毒交战的“隐形战士”

   日期:2020-02-10     来源:人民网    浏览:979    
核心提示:  连续24小时值班,高负荷工作,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都在忙;身着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在密闭的实验室内五六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
   连续24小时值班,高负荷工作,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都在忙;身着“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在密闭的实验室内五六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少上厕所,甚至连水也不敢多喝一口……这是实验室工作人员的战“疫”常态。

  1月30日晚12时左右,上饶市疾控中心病毒实验室灯火通明,刚结束了一批样品检测,检测人员朱琳、郑义洋、尤晨脱下了防护服,他们脸都被N95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勒痕,衣服也已经汗湿。自1月19日接到新型冠状病毒样品检测任务以来,病毒实验室的3名检测人员一直在连轴转。

  “除了疲惫,最危险的是检测人员必须天天守在实验室,零距离面对病毒。”朱琳告诉记者,穿着工作服、连体防护服、帽子、N95口罩、双层乳胶手套,佩戴护目镜、面罩,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但这一穿就是近5个小时。

  南昌市疾控中心病毒检测实验室工作人员涂俊凌告诉记者,他每天一般要进两到三次实验室,每次要待4至6个小时。最忙的那几天,除了吃饭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凌晨时分病毒样本还在不断送过来,完全是争分夺秒地连轴转。下班时,他的眼眶、额头全是口罩带子的勒痕。工作时辛苦,回家后他仍然要忍受孤独——为了保障家人的绝对安全,休息期间还得把自己关在单独的房间里进行隔离。

  “虽然实验室工作非常辛苦,但意义非凡。”涂俊凌表示,我们早一分钟出检测结果,病人就可以早一分钟获得治疗,群众少一分被传染的危险。

  “疫情发生后,全省疾控系统实验室检测人员主动放弃休假,24小时值班,目前共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样本4662份。” 江西省卫生健康委疾控处处长何晓军说。

  该上的时候还得上

  今年30岁的骆红娟是南昌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两个孩子的妈妈,疫情发生后,她每天都要进入隔离病房,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工作。“这必然存在风险,但该上的时候还得上,前提是做好个人防护。”她说得很笃定。

  穿着防护服等装备,整个调查时间花了一个多小时,骆红娟询问疑似患病的人,以什么方式回南昌县、每天的行程安排、走过的地方、接触的人群,什么时间坐过几路公交车、如何就医、既往病史等等信息,一一在调查表上记下。

  骆红娟说,面对面流调并不都是一帆风顺。“偶尔有流调对象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存在不配合、欺骗、隐瞒事实等情况,回去后还要展开调查,所以我们疾控中心在这配了一部手机,有需要的时候,医护人员就会把手机给调查对象,通过视频或者电话,完善流调信息。”

  抗疫前线的“侦察兵”

  如果说流行病学调查是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关口”,那流调人员就是抗击疫情战线上的“侦察兵”。

  “1月31日6点30分至7点跑步,一个人。8点在家吃早饭,和老婆两人。9点开始接诊,病人名字不记得。” “患者是否戴口罩,不记得。。。。。。”这是2月2日于都县疾控中心对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的流调手稿内容,从每天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每个时间点见过的人,待过的地方全部记录,密密麻麻地写了2页。

  几十个接触者,每人调查时间至少半个小时,等调查完已经晚上8点了。面对几十页的调查手稿,队员们顾不上休息,马上进行整理和比对。因为密切接触者还没找到,每过一分钟,疫情扩散的风险就增加一分。

  经过一个通宵,队员们抽丝剥茧终于找到了可疑传染源,确定了密切接触者,并将调查的几十页手稿,浓缩成了5页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

  春节以来,于都疾控的流调队员们已经排查了20例病人,有时候一天就排查了5例。通宵工作已经成了常态,好多队员连轴转,已经四五天没回过家了。尤其是传防科科长邹于生,连续半个月都吃住在单位。大家担心他身体透支,劝他休息,他笑着说:“只要能把疫情控制住,这点累不算什么。”

  截至2月8日,全省疾控部门完成1080例确诊患者、发热疑似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

  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肩背喷雾器、手持喷雾头,平衡均匀地喷洒着……日前,万载县疾控中心疫情防控处置消杀队队员正在对医学观察点、公共场所、医疗机构认真地进行消杀。

  消杀最重要的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要特别注意洗手池、卫生间门把手、电梯按钮、还有楼道的扶梯,这样才能消除感染的威胁。万载县疾控中心检验科长宋胜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消杀组有7人,分组对发热病人隔离观测点、密切接触人群医学观察点、高速路口及国、省道体温监测卡点、居民社区进行消杀。他们不仅要面对感染的风险,还要在呛鼻的气味中工作,一天下来满头大汗,汗流浃背,很多队友十六七天没见过家里的孩子、老人了。

  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手机24小时开机,哪怕是半夜,也要立即出发,这就是当下疾控人工作的情形。李斌是万年县疾控中心的职工,在疫情防控期间,他被分在三兴镇隔离观测点负责消杀工作。由于晚上时常有新送来的隔离者,常常刚躺下不到1个小时,又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背着40多斤的喷雾器对新来的隔离人员以及所有的随身物品进行全面消毒。有的时候一个晚上送来10多个病人,李斌要起来好几趟,睡不到两个小时。

  “消杀是从源头消灭疫情传播风险的有效手段,是防控疫情的关键环节。从疫情发生至今,全省疾控人员共开展环境消杀总面积 203平方千米。”何晓军说。

 
标签: 病毒 隐形战士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