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资讯现代实验室装备网
全国服务热线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7省份规划新建省级疾控中心,全国近20个P3实验室同步建设中

   日期:2020-08-13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1116    
核心提示:  8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仍然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计疫情持续时间较长,需要有长期应对措施。  
   8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仍然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计疫情持续时间较长,需要有长期应对措施。

  今年,中央深改委会议已经三次提及公共卫生体制改革。虽然中央层面的公卫改革相关文件尚未出台,地方已经纷纷行动起来。

  据南都记者观察,不少省份已经先行启动新一轮的疾控和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一些省份推进了省级疾控中心的新址迁建。值得关注的是,各地都将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建设列入规划,形成了一股建设风潮。

  

   2月25日,工作人员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P3实验室传递窗口接收刚刚从浙江省疾控中心运抵的疫苗生产用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新华社发(刘沛诚 摄)

  中国有多少个P3实验室?

  根据危险度等级,包括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实验室按照生物安全水平分为P1(Protection level 1,相对应BSL-1)、P2、P3和P4四个等级。

  以新冠病毒为例,P2实验室可以进行新冠病毒的临床检测,但涉及病毒株的分离、疫苗和抗体研究以及新型病原体研究,都需要在级别更高的P3实验室或者P4实验室完成。

  在新冠疫情发生后,除了中国疾控中心外,湖北、广东、上海、安徽、浙江、河南等省级疾控中心就在P3实验室里分离出了新冠病毒毒株。

  官方没有公布中国全国范围内P3实验室的数量和分布,不同信源的说法不尽相同。

  据科技日报报道,2003年的SARS疫情后,我国先后建立了近40多个P3实验室和2个P4实验室。2个P4实验室分别设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哈尔滨兽医研究所,P3实验室则主要集中在国家和地方疾控中心。

  全国人大代表、华兰生物董事长安康的说法是,目前国内生物安全三级(BSL-3)实验室(以下简称P3)有89个,其中55个为细胞研究实验室。

  总体而言,P3实验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细胞研究实验室,还有一类属于动物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ABSL-3)。

  据《财经》杂志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中国大陆目前有68个P3实验室,其中55个为细胞研究实验室(BSL-3),13个为感染动物实验室(ABSL-3)。

  相比之下,较为官方的一组数据是——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院长白春礼2020年4月在发表于《旗帜》杂志的署名文章《为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提供有力科技支撑》中透露,目前我国通过科技部建设审查的P3实验室有81家,正式运行的P4实验室2家。

  “而美国有12个机构拥有P4实验室,P3实验室近1500家,(中国的)差距和短板比较明显。”白春礼提到。

  

  整理:吴斌、杨天慧,制图:何欣

  多个省份规划新建省级CDC

  新冠疫情仍然在全球范围延烧,国内的疾控体系改革已经启动。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包括云南、北京、重庆、宁夏、山西、湖南、海南在内,至少7个省份正在规划建设省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新址。

  这些省份普遍在省级疾控中心新址建设中,规划了P3实验室的建设项目。其中,北京、宁夏、山西、湖南、海南的省级疾控中心此前没有P3实验室。

  从目前中央政策和地方公开消息看,弥补省级疾控的设施设备短板,是新冠疫情之后官方发布的《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中排在第一位的任务。

  原先没有P3实验室的省级疾控中心或将在疫情之后填补空白。

  5月20日,国家发改委、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提出全面改善疾控机构设施设备条件,实现每个省至少有一个达到生物安全三级(P3)水平的实验室,每个地级市至少有一个达到生物安全二级(P2)水平的实验室,具备传染病病原体、健康危害因素和国家卫生标准实施所需的检验检测能力。

  方案要求,国家、省级疾控中心重点提升传染病检测“一锤定音”能力和突发传染病防控快速响应能力。

  规划新建的省级疾控中心普遍强调突出实验室检测能力提升。

  7月8日,湖南省疾控中心择址新建项目作为省级重大建设项目,正式开工建设。据了解,湖南省疾控中心总占地约106亩,总投资约4.33亿元,建筑总面积约4.5万平方米。

  建设内容以实验室为主,包含生物实验楼、理化实验楼、毒理实验楼、公共卫生业务大楼、后勤综合楼五栋主体建筑,以及一栋独立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可以开展包括新型冠状病毒在内的高致病性微生物的检验检测和科学研究,以满足湖南传染病防控的需要。该项目计划在2022年上半年建成并投入使用。

  山西省委省政府也拟“投资10亿迁址新建省疾控中心以及P3实验室”。宁夏回族自治区疾控中心迁建项目也在进行当中,迁建项目也规划了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当地官方提出年内开工建设。

  位于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虽然已经在昌平园区建设了国内最大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群,可以开展鼠疫、结核、禽流感、黄热病、寨卡等多种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的实验室活动,但北京市属的医疗卫生机构也没有一所P3实验室。

  “北京市未来会着力加强P3实验室方面的建设,把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能力再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5月曾对外表示。

  目前,北京市疾控中心正在规划建设新址。7月29日,北京市发改委主任谈绪祥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上介绍,下半年,北京将推进P3实验室建设。

  

  整理:吴斌、杨天慧,制图:何欣

  云南投90亿元建公共卫生体系

  重庆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唐文革介绍,该市在2011年就已建成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具备了高致病性微生物检测能力。

  目前,重庆也在推进重庆市疾控中心迁建工程。重庆市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处处长王世纯5月也对外透露,该市为抓好疾控体系现代化建设,通过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迁建工程建设,将加强实验室设施设备配置,建设菌毒种库和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提升传染病检测“一锤定音”能力。

  相比之下,云南省的动作更大,行动也更早。该省2月底就启动了90亿元的重大公共卫生体系建设项目。4月10日,云南省政府发布了《云南省重大传染病救治能力和疾控机构核心能力提升工程实施方案》。

  根据这一方案,云南将一举迁建省疾控中心、省地方病防治所、省寄生虫病防治所,按照建设“区域性国际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要求,建设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5个世界卫生组织网络实验室、生物资源管理中心及国际公共卫生合作交流中心,建立云南巴斯德传染病研究联合实验室,成立省预防医学科学院。

  云南省的P3实验室数量并不落后,事实上在中国各省份中处于领先地位。

  据《云南日报》此前报道,早在2003年时,云南省建成的P3实验室就已经有4个,分别设在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原成都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云南出入境检疫局和云南省流行病学研究所,4个实验室分别从事不同的研究。

  云南省疾控中心和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也设有P3实验室。云南省卫生健康委主任杨洋今年5月曾对外披露,云南在16个州市建了9个省级的P3实验室。

  除了这7个正迁址新建省级疾控中心的省份外,贵州、陕西、江西、黑龙江疾控中心也在建设这些省份的第一个P3实验室。

  海南省盼有一个自己的P3实验室

  在31个省区市当中,海南省比较特殊。中国除港澳台外,有沿海省份11个,目前仅有海南省没有P3实验室。

  在18个沿海或者沿边省份中,目前仅有内蒙古、黑龙江和海南还没有P3实验室。今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二连海关对外消息指,内蒙古总投资3000万元的公共卫生领域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落户二连浩特市。黑龙江省疾控中心的P3实验室也在建设中,今年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邢若齐曾考察该实验室。

  海南省盼望全省第一个P3实验室的心情可以说十分迫切。

  2016年,海口市代表团在海南省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建设海南省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建议》。这份建议称,海南岛地处热带亚热带气候,传染病病原微生物种类复杂多样,热带传染病较为多发。同时随着国际旅游岛建设,对外高度开放,人流、物流等活动十分频繁,各种传染病输入甚至传播的可能性非常大。为了快速、及时地检测如埃博拉出血热、中东呼吸综合征等高致病性传染病病原体,需要生物安全级别较高的P3实验室。

  此外,“海南远离祖国内地,交通主要依赖航空(2015年起民航部门已经明令禁止民航客机搭载高致病性传染病样品),不利于高致病性传染病病毒样品的运输,影响传染病疫情的及时诊断和处置,也存在高致病性病原体在转运、保藏、检测等环节中的感染风险。”上述海口代表团建议提出。

  “目前海南省疾控中心由于场所、环境所限,不具备建设P3实验室的条件,而海口市疾控中心具备建设P3实验室的相关条件。如果省级尚不具备条件,海口市可以先行建设P3实验室,为全省传染病防控需求提供服务。”海南省人大代表这样建议。

  这份建议交给海南省原卫生计生委答复。

  官方的答复意见是,“省疾控中心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已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科技部正式立项,只是受地理位置及实验室用房面积等因素限制,省疾控中心暂时不具备建设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条件。但是,目前海南卫计委已将省疾控中心整体搬迁列入‘十三五’规划项目,以推动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建设。”

  答复还指出,“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建设费用高,管理要求严格,建成后的运行维护成本也很高。根据海口市政府会办意见,认为目前海口市建设P3实验室的条件还不够成熟。”

  2年之后,2018年,海南医学院校长、海南省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杨俊又提交提案,建议支持海南医学院成立“一带一路热带医学研究中心”,并建设P3实验室。

  杨俊也提出,一带一路热带医学研究中心研究涉及许多传染病的病原微生物,建立P3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进一步提升该中心的公共卫生检验检测能力和科学研究水平,为传染病防控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提供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这一年,卫生计生委给出的答复是,“考虑到省疾控中心整体搬迁建设时间较长,海南医学院有积极性,我们不反对我省首个P3实验室可以由海南医学院建设。”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2020年3月,海南省发改委已经批复了海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异地新建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6月已开始公开招标。

  地级市疾控中心也在规划建设P3实验室

  从各地新一轮的公共卫生基建看,出于对疫情防控传染病检测“一锤定音”能力要求,省级疾控中心仍然是P3实验室建设的主要阵地。

  不过,一些城市的疾控中心也提出建设P3实验室建设。比如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湖北武汉市就提出,全面改善疾控机构设施设备条件,将新建武汉市疾控中心综合实验楼、集成P3实验室和动物实验室等,并改扩建各区CDC、建设P2实验室。

  据悉,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综合实验楼项目总用地面积约50亩,总投资5.5亿元人民币,其中P3实验室面积达到3000平米。

  这样的话,湖北省CDC和武汉市CDC将分别拥有P3实验室。湖北省疾控中心的P3实验室是在2009年建设的。

  类似湖北武汉这样的布局也出现在福建。5月末,福州市人民政府发布消息,福州市疾控中心新址建设项目已经完成方案优化,将于9月动工。福州市CDC新址面积将达原址近5倍,包含P3实验室。此前,福建省疾控中心P3实验室在2006年就已经获得了原卫生部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实验室资格证书》。

  深圳市也是一个有两个P3实验室的城市。深圳市疾控中心和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分别拥有自己的P3实验室。

  此外,南都记者从济宁市疾控中心了解到,作为地级市的济宁也在筹建公共卫生检验检测中心,也在规划建设P3实验室。

  中国高校P3实验室偏少

  相比发达国家,中国的P3实验室总量偏少。而在结构上,中国的P3实验室更多集中于疾控系统,高校系统的P3实验室数量很少。

  “我国的生物医学基础研究的高端人才主要集中在一流大学和科研院所,但是只有几个P3实验室设在大学和研究机构。”清华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张敬仁今年3月在一次采访中说。

  有一个数据是,“全国科研机构和高校中拥有能够从事非兽类病原体研究P3实验室的只有8家,并且规模和对外合作共享的范围极为有限,远远无法满足病原学科研需要。”国家疾控中心原主任、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立明等专家近日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关于改革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的建议》中提到。

  以北京为例,北京是国内医学研究重镇,虽然中国疾控中心和中国科学院在北京有P3实验室,但“北京的高校却没有一个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张敬仁说。

  据南都记者梳理,国内拥有P3实验室的高校包括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南方医科大学、广西医科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拥有可进行大动物实验的生物安全三级动物实验室(ABSL-3实验室)。

  2019年11月,科技部正式批复同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P3实验室建设申请。湖南中医药大学也在申请P3实验室项目。

  今年4月23日,华中科技大学官方微博称,近期湖北省发改委批复了该校申报建设的多个项目,其中包括一个应急防控P3实验室。“华中科技大学应急防控P3实验室及检测中心”的整体估算投资金额达到约17亿元。

  也有医院在申请P3实验室建设

  此外,一些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有P3实验室。李兰娟院士所在的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就设立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这里有P3实验室。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有P3实验室。

  新冠疫情发生后,四川加快了P3实验室建设步伐。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透露,四川的两个P3实验室有望在一年内建成,并投入使用。其中一个P3实验室将建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将重点关注基础研究、病原学研究和转化研究,也包括疫苗抗体研究。

  目前四川没有真正意义上的P3实验室。另一个P3实验室将建在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主要用于病原体分离溯源、检测,满足防控需要。由于疫情的需要,四川省疾控中心的P3实验室预计竣工时间也提前了。

  除上述医院之外,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也都有自己的P3实验室。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公卫中心P3实验室可能是全国年利用率最高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之一。上海公卫中心教授张永振团队在全球6000多种病毒中发现了2000多种,在国际病毒学分类委员会为病毒划分的14个目中,该实验室贡献了其中3个目。

  上海公卫中心的院长朱同玉今年5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公卫中心不只关注临床治疗,也具有强大的科研实力。上海公卫中心有250多名医生,有150多名科研人员。

  今年前4个月,该院专利转让获得的收入超过3个亿,其中有2.5亿是和疫情有关的药物研究相关专利转化,另外还有5000万是结核病的研究成果转化。医院的科研投入占比达到5.7%,一般医院的科研投入大概只有1%-2%。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立明等专家也建议,为满足新发传染病病原学研究的迫切需求,同时做好生物安全防护,需合理布局,统筹规划,增加P3实验室的数量,争取为重点疾控机构、科研机构、高水平综合或专科医院和承担国家相关任务的高水平医学院校配备P3实验室,同时适当增加P4实验室的数量。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