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资讯现代实验室装备网
全国服务热线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两轮交锋: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在科学上无效

   日期:2021-11-01     来源:科技日报    浏览:799    
核心提示:从2020年起至今,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有两方专家进行了两轮激烈的交锋。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贝洛泽斯基物理化学生物学研究所的专家亚历山大季什科夫斯基和俄罗斯科学院信息传输问题研究所分子进化部门的专家亚历山大Y潘钦,两次反驳了所谓的“实验室泄漏论”。
 从2020年起至今,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有两方专家进行了两轮激烈的交锋。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贝洛泽斯基物理化学生物学研究所的专家亚历山大季什科夫斯基和俄罗斯科学院信息传输问题研究所分子进化部门的专家亚历山大Y潘钦,两次反驳了所谓的“实验室泄漏论”。

 

 

2020年11月7日,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微生物系专家罗萨娜塞格雷托和加拿大生物技术企业家尤里戴金在威利线上图书馆发表论文称,新冠病毒嵌合结构和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可能是基因操作的结果,不可能在潜在中进化出来,称不排除新冠病毒的实验室来源。

 

 

但今年3月29日,季什科夫斯基和潘钦发表题为《对塞格雷托和戴金的回应: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实验室》,回应了上述论证。

 

 

今年7月29日,罗萨娜塞格雷托和尤里戴金再次发表论文表示,不接受3月季什科夫斯基和潘钦的批评,称“关于新冠病毒和中国武汉正在进行的研究,显然有几个观察结果与该病毒的自然和实验室泄漏来源一致。”尽管他们也提到了自然起源,但依旧认为新冠病毒是人为创造的。

 

 

对此,10月26日,季什科夫斯基和潘钦两名学者再次发表题为《对塞格雷托和戴金的回应:仍然没有新冠病毒实验室来源的证据》的论文,回击了塞格雷托和戴金。文章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中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的存在,以及编码该位点的核苷酸插入中特定序列的存在,都不是病毒被人为设计的证据。研究还解释称,现有的基因数据、病毒多样性和过去的人类历史表明,病毒的自然起源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图源:视觉中国

 

 

对塞格雷托和戴金两种假设的反驳

 

 

此前论文中,塞格雷托和戴金称,RaTG13本身是新冠病毒的祖先。在26日发表的这篇文章中,季什科夫斯基和潘钦称,塞格雷托和戴金面对质疑矢口否认,却在在线博客上反复声明这一点,而且并未对已发表的博文进行更正。

 

 

论文将塞格雷托和戴金的假设分为了两种情况:新冠病毒由与RaTG13和MP789几乎相同的病毒制成;新冠病毒是由另外两种不同但尚未公开的病毒制成的,并提供了反对这两种情况的证据。

 

 

第一种情况中,塞格雷托和戴金提供的生物信息学分析有差,这一分析仍然适用于自2013年以来发现的所有RaTG13样和MP789样病毒,其核苷酸同源性至少为98%。此外,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发现了一些新的自然发生的冠状病毒,如racCS203、RpYN06、PrC31和RmYN02,它们的多蛋白1AB基因组序列比RaTG13更类似于新冠病毒。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在老挝马蹄蝠身上发现的几种冠状病毒都有受体结合域(RBD),与RaTG13和MP789的RBD相比,老挝马蹄蝠的新冠病毒在核苷酸和氨基酸序列上与新冠病毒的RBD更相似。

 

 

最后,其中一种蝙蝠冠状病毒BANAL-52与新冠病毒的整体基因组相似性(96.8%)甚至高于RaTG13(96.2%)。这提供了最确凿的证据,证明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已知病毒不能被视为新冠病毒的模板。

 

 

文章表示,上述研究已经提供了最确凿的证据,表明武汉病毒所研究的已知病毒不能被视为新冠病毒的模板。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第一种假设对实验室起源的支持者特别有吸引力,这是因为,RaTG13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团队在2013年从云南墨江县采集的生物样品中检测到的一个病毒序列,这一事实提供了实验室和大流行之间的额外的联系。但这种情况似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情况假设了武汉病毒所科学家组合了两种未描述的冠状病毒,它们与RaTG13和MP789相对不同(核苷酸差异大于2%),但分别与新冠病毒的结构和RBD编码片段具有更高的相似性。虽然这一假设可能正确,但它的可能性低于未知冠状病毒之间的自然重组假说,因为与实验室相比,蝙蝠种群中冠状病毒和重组事件的流行率要高得多。

 

 

此外,由于最近在老挝发现了与新冠病毒在结构和RBD编码片段同时高度相似的天然冠状病毒,因此,两种未知病毒之间人为“重组”的假说就变得更不可信了。归根结底,这种新冠病毒产生的情景似乎比实验室泄漏,或者自然溢出的假设要复杂得多。

 

 

文章表示,塞格雷托和戴金所谓的新冠病毒被人为创造,在科学上是无效的。文章称,鉴于原始的新冠病毒代表之一的完整克隆是极不可能实现的,除非有十分具体的证据,否则,病毒的自然进化才是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可以通过基因序列分析和正式调查来证实的。

 

 

人类历史和当今发现证明病毒最可能源于自然

 

 

文章称,考虑到过去的人类历史以及目前的病毒丰富性和多样性,自然起源的假设具有更高的先验概率。事实上,自1940年以来,在80多种新出现的病毒性传染病中,没有一种是由基因工程改造的病毒引起的。1977年的俄罗斯流感大流行是唯一的可能,此次流行的病毒被推测是由实验室通过活疫苗试验产生的,但事实上,这种情况没有完全的证据。迄今为止,已知有200多种感染人类的流行病毒,没有一种是基因工程改造的结果。最后,据估计,目前野生动物中藏匿着数十万种具有人畜共患病潜力的病毒,数量比任何实验室都要多得多。

 

 

文章称,如果认为新冠病毒实验室起源的假设是合理的,就应该有特定的场景和强有力的超越了自然起源的更多论据。然而,塞格雷托和戴金在他们最初的手稿和对此前3月评论的回应中没有提供这样的论点。与此同时,支持新冠病毒自然起源的证据不断增加并被评估。

 

 

除了反驳上述两种假设外,季什科夫斯基和潘钦还提出,新冠病毒与其他冠状病毒的遗传相似性似乎与其自然起源的假说完全一致。具体来说,他们观察到新冠病毒的核苷酸序列,与蝙蝠近亲携带的RaTG13和Rs4231的核苷酸序列有相似的替换模式。

 

 

此外,针对塞格雷托和戴金在文中提出的所谓的新冠病毒人为设计的种种证据,文章都进行了一一反驳。

 

 

最后,文章称,塞格雷托和戴金描述的新冠病毒的遗传特征,包括与其他几种冠状病毒的核苷酸序列相似的特点,都不支持病毒由人为创造的论断。他们二人提出的大多数论点似乎都存在严重缺陷。一些观察结果不太符合实验室起源的情景,却为新冠病毒的自然出现提供了额外的支撑证据。过去的人类历史和现在野生动物中的病毒多样性也表明,与人为设计相比,病毒自然起源的可能性更高。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自然起源仍然是新冠病毒起源的最有可能的情况,而与之相反的证据尚未发现。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